改善公厕工程拖延逾半年 芙公市商民争上厕所

改善公厕工程拖延逾半年 芙公市商民争上厕所

改善公厕工程拖延逾半年 芙公市商民争上厕所

公市二楼拉起的塑料网堆积了厚厚尘埃羽毛及鸟粪,有些部分也出现破损状况。

改善公市公厕工程一再拖延超过半年,商贩及民众被迫挤上公市2楼排长龙,甚至难忍腹痛的男子抢女厕,女的抢男厕,以解三急。

商贩及民众力促当局公厕能尽早竣工及重新启用。

芙蓉公市底楼靠近大水沟旁的公厕,是于去年8月进行改善,可是施工一再拖延,巴刹的商贩与民众过去8个月只能靠二楼的6间公厕“解急”,结果很多时候出现大排长龙轮候上厕所的“壮观”。

二楼公厕大排长龙

一些民众因为难忍腹痛,而被迫闯进男厕或女厕解急,结果彼此处境尴尬,男的还惨遭怒骂,让他们苦不堪言。

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在接获投诉后今日召开记者会,反映他们的苦况。

公市的商贩还反映,在公市外面摆摊的临时小贩只限制营业至早上9时,但是却延长营业至早上11时或12时,导致公市内的商贩生意受到影响。

他们还说,4年前公市2楼熟食摊档上空装置塑料网,以防范鸟患的问题,但当局却仅派员修补塑料网的破洞,却没清理网上沾染的鸟粪污渍及灰尘,结果刮风时,就会飘散坠落“胡椒粉”状的粪尘,也影响熟食摊档的生意。

公市2楼还出现漏水问题,很多小贩摊档因漏水而受影响。

改善公厕工程拖延逾半年 芙公市商民争上厕所

吴金财(左)质问芙公厕提升工程一再拖延竣工的原因。右为吴金财特别助理叶成坚。

吴金财:市会应向市民解释

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说,芙蓉公市厕所改善工程延迟竣工超过半年,对当地商家及市民构成不便,居民因而向他投诉。他质问,到底问题出在哪?

“改善公厕工程原意是好的,可是工程却一再拖延,令人大失所望。我虽已在州议会提问,但是大臣只是轻描带过此课题。

“这种现象也是政府部门在市民心中造成了负面印象。”

他指出,有关工程共耗资33万7408令吉60仙,这是纳税人的钱,却制造麻烦予市民,这种做法不能被接受,也遗憾当政府工程动工时,市议员们会出来拍照,工程拖延后却没有市议员出现,就连市议会主席也不回应,证明市议员只是在邀功及做政治宣传。

促拨款装电眼

他认为,市议会主席应就此事向市民解释,同时做出检讨。

他说,市议会除了拨款增设公市二楼的白钢围栏,也应拨款增设电眼保障市民的安全,因为这区常有攫夺及迷魂党出现,他认为有电眼能够掌握涉案者的模样。

此外,吴金财透露,尽管沉香区近期获得巫统行政议员关注举办活动,但人民希望看到实际计划及贡献,而非政治秀。

他也遗憾领袖到来沉香却没贡献拨款,明显是趁大选前来进行政治活动。

芙蓉公市祝福时装东主·宋亚烈

收费厕所却很肮脏
公厕提升工程迟迟未见完成,到公市吃芙蓉美食的游客及市民也埋怨必须使用公市楼上厕所;楼上厕所收费30仙,但是环境非常肮脏。
公市人潮密集,很多时候楼上的厕所出现大排长龙的状况,一些忍无可忍的市民只能男的去女厕,女的去男厕,厕所的异性见状也引来一阵怒骂。
公市二楼拉起塑料网如今沾满尘埃及鸟粪,却迟迟未见当局派员前来清理。部分屋顶也漏水。
获得执照在公市外摆摊营业的小贩只能营业至早上9时,但是他们却直到早上11时或中午12时才离去,间接影响生意。

瑞记云吞面档小贩·张英(67岁)

灰尘鸟粪从天而降

塑料网上铺满灰尘及鸟粪,每当吹风时尘埃就会如洒“胡椒粉”般从天而降,对熟食摊档构成卫生问题。

过去当局仅派员修补塑料网的破洞,并没清理网,当初的“鸟患”问题依然存在;我们曾要求安装天花板一劳永逸解决问题。

为了防止尘埃及鸟粪,我只能将桌子上的筷子汤匙等盖着,确保餐具干净。

公厕厕所环境也非常糟糕,不仅没有水,厕所门也破烂,甚至不能上锁,对民众构成不便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